查无此柚

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

“我和你是河两岸,永隔一江水”

查看全文

All About L③

——OOC
——私设时间线0.o





原罪是什么?是你不爱我。

今年的北京城,雨特别多,董卿望着窗外的雨发呆,这栋楼里向外看出去的北京城,总是和别的地方不一样,尽管都是规规矩矩大同小异的楼,车水马龙的街道,形形色色的人,她一直都没有想明白。桌上放着一大堆新节目的资料,她没有空闲时间发呆的。

周涛,周涛,周涛。

董卿突然有些生气,阴魂不散的偏偏是周涛,她爱了这么多年的周涛。想到她吃瘪的样子,董卿又低头笑了笑,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
近乎病态的。

董卿带着阳光的明媚和玫瑰的刺,以胜利的姿态高傲的活在周涛的世界里。

“董卿姐,主任找你”小助理从门口探出半个头。

“谁”董卿翻着文件的纤长手指并没有停下,目不转睛的看着已经画成花花绿绿的文件,语气有些虚。

“周涛老师”

小助理前几个月刚转正,一脸胶原蛋白青春无限,整天嘴角带笑乐呵呵的,对谁都毕恭毕敬,周涛老师,董卿心里冷笑一声。

“嗯…我看完马上就过去”

合上文件的时候,董卿看见墙上的钟刚好指向三点,她活动着自己的脖子,听到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,伸长了自己的手臂,长吁一口气,像一只展翅的天鹅,才忽的想起来,周涛找她。

其实那叠文件早就看的都差不多了。

周涛并不在,纸篓里堆满了揉皱的纸团,桌面上杂乱无章,钢笔安静的躺在地上,一切都告诉着人们,这叫办公室的主人心情多么糟糕。董卿无奈的撇撇嘴,收好了桌上的文件,把钢笔捡了起来。

手突然顿了一会儿,又恶作剧一般把摆好的文件弄乱。得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,董卿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,连带着眼角眉梢,都浸染着明媚的笑意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董卿并没有被这声音吓到,甚至头都没有转过来,“主任你找我?”

周涛从长长的走廊一路过来,高跟鞋噔噔踩在地板上,发出清亮又有节奏的响声,她想了很多要对董卿说的话,开门之前改了念头,还是约她一起吃个晚饭吧,周涛对自己说。而董卿这短短五个字,完全扰乱了她,她说主任,却用的是你,不是用的您这样一类的尊称,没有太多情绪的问句,让周涛觉得自己找她完全是个错误。

“新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不挠主任费心,明天晚上开始录”

“嗯……”长久的沉默之后,周涛侧身进了办公室,把门往后一甩,咔哒一声,伴随着关门声来的,是两个人都意想不到的话。

“有空看电影吗?”

董卿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周涛,周涛自己也愣住了。




周涛的期中考没有考好,从年级第一落到了第五,老师笑眯眯摸着她的头说谁都有失误的时候,下次加油,父亲看着她的成绩单无奈的摇摇头,没事尽力就好。周涛却知道不是这样的,她觉得自己羞愧的抬不起头,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别有意味。低头盯着自己的校服衣角,最边上被董卿用笔标记了一个小小的DZ。

周涛知道是什么意思,也曾动手搓它,可怎么也弄不掉,像块不显眼的狗皮膏药,永远的黏在她身上。

董卿总是准时准点的出现在校门出来的第一个街角,天气开始转凉,秋风一吹,树叶就窸窸窣窣的响,然后在慢慢悠悠的飘下来,一点一点,直到把整个地面都铺满。 尽管放学的队伍三五成群,周涛也总是能一眼看到董卿瘦高的身影,和她看着自己那热切又故意克制的眼神。

“喏,吃吧,甜着呢”温热的手掌里多了一颗奶糖。

董卿总是这样,周涛从开始的拒绝,也变成了默默接受。

原本一段二十分钟就能回去的路,却因为各自的心事重重而变得异常漫长。董卿时不时抬头看看走在前面的周涛,又捏了捏衣服兜里的一叠零钱,想说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。

董卿什么也不怕,只怕周涛拒绝她。




董卿撂下一句没空,潇洒的离开了办公室,恨天高的高跟鞋踩得地板噔噔响,周涛无名生出一股火气来,无意识的说了句脏话,反应过来之后更加生气,怒火无处发泄,只能把椅子一踢,旋转椅咕噜噜转了好几圈。

又破天荒的,一向爱岗敬业,视工作如生命的大型节目中心副主任,早退了。

董卿揣摩着周涛的那句有空一起看电影吗,她觉得周涛真可笑,然后她对着文件露出了笑容,笑着笑着却红了眼眶。

眼泪啪嗒掉在用彩笔画的标记上,红红的色彩迅速跟着眼泪一起晕染开,张牙舞爪不成章法,最后却像一幅抽象画。

周涛做完卫生就快要天黑了,天气并不好,灰蒙蒙的暗了一天,周涛祈盼能下一场暴雨,她喜欢下雨。走到街角,就看见董卿背着书包百无聊赖的踢着树叶玩。

“走了”周涛快步上前去,也不停下,只是在经过的时候放慢了脚步。却被董卿一把拉住,“今天不着急回家”

当她们停在电影院门口的时候,周涛觉得董卿一定是疯了。那个时候还不叫电影院,只是写着大剧院,三个大字立在三层楼高的楼顶,周围用彩灯装饰着,一到夜里就闪闪发亮。门口的板上用油彩画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背对着背,鲜艳的色彩让周涛忘了责骂董卿。

“我请你看电影”董卿仔细盯着周涛,看她没有拒绝,便拉着她的手跑了进去。

售票台设的高高的,董卿尽管个子蹿的快,也还是踮起了脚,“阿姨,要两张卓别林的电影票”

董卿那个时候不知道卓别林是谁,也不知道他演过什么电影,只是年前恰好听隔壁出远门的哥哥提了一句,再到前几天听到这两天影院放卓别林的电影。

里面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女人,脸上爬满了褶子却依旧化着鲜艳的妆,嘴里还在不停的嗑瓜子,看着董卿,小眼睛一转,含糊不清的说道,“一块两场,两张一块”

掏出了所有的零钱,数来数去却只有九毛钱,董卿有些着急又有些失落。

周涛看着董卿的模样,想起包里的一毛钱,偏过头去,假装没有看见。她并没有很想看电影,她要回来写作业,背公式,这样下次的考试她才能重回到第一的位置。

董卿瘪了气,说了声不用了就准备把散着的零钱收回包里,隔着铁栏杆的女人,抬起涂着绿色眼影的眼皮,瓜子皮往旁边一吐,扯了两张电影票,“别到处说,给你,进去吧”

周涛不记得电影说了些什么,只记得两个人哈哈大笑,然后董卿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坚定的告诉她,“一切都会变好的”

周涛永远不会知道的是,那八毛是董卿悄悄攒了小半年的钱,以及那天夜里因为回去晚了,董卿被严厉的父亲责骂并且罚站的事情。

  


周涛给自己倒了杯红酒,让自己泡在热水里,热水氤氲,雾气层层,她听到窗外又下起了雨,她突然想起一句诗,“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,从前我爱过她,她有时也爱过我。”至于后面的诗句,周涛记不起来,也不曾记住。

然后周涛可悲的发现,自己这二十年来从未说出口的,对董卿的感情,却在她真正离开之后,被周涛理所当然的归到了爱。

裹上浴巾站在镜子前面,拨开一层水雾,浴室昏黄的灯光把周涛的脸照的柔和,不真切,看着自己,周涛才想起来那句诗,原本是董卿喜欢的。

董卿喜欢一些名字很长的外国作家,看一些著名的,生僻的作品,念一些周涛听过的,或是没听过的诗句,比如刚刚那首诗的另外几句,“今夜我能写出最悲凉的诗句,想到我失去了伊人,感到她已离去”

她以前总觉得董卿那是无病呻吟,在这辽阔的夜里,周涛又想起了董卿。

她开始讨厌下雨。














先祝大嘎国庆快乐叭!

查看全文

「存图」

你穿红色真好看💖

查看全文

—存—

「绝色」

查看全文
© 查无此柚 | Powered by LOFTER